Kel'Thuzad

曾经无知,用桐原自比,后来发现除了把热度全部献上的愚蠢是一样的,我并没有他的冷静与睿智;稍成熟点,才发现自己更像水原,但之后又觉得,我自私自利不会赌上命所能及;于是用巫妖自比,自私苟且又早已失温,果然不差。但如今我又发现,纵使已经失温也还是有会人再慢慢把我向护命匣里推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