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el'Thuzad

静静地飘到窗前,凝视天空中的云朵,倾听它的呼吸声,那似乎张弛有度的韵律萦绕在耳畔,良久,我也变成云朵,只是我不能翱翔,我望着身后的影子,那是我对人世的留恋。回到本我,那名仰望天空的少年已经长大,在窗前抚摸些未能剃净的胡须眺望云端,我不再是云朵,回头望去,我的影子已慢慢变长。

曾经无知,用桐原自比,后来发现除了把热度全部献上的愚蠢是一样的,我并没有他的冷静与睿智;稍成熟点,才发现自己更像水原,但之后又觉得,我自私自利不会赌上命所能及;于是用巫妖自比,自私苟且又早已失温,果然不差。但如今我又发现,纵使已经失温也还是有会人再慢慢把我向护命匣里推。

蓝天下的破败与疮痍

我以为自己得到了宝藏,其实我只是痴心妄想去改变旋转木马的格局,我,终归还是一个人而已…

有人每天都在祈祷幸福与愉快的事,我也一样。但是那位公主并没有因为我的祈祷而获得天使的庇护。嗯,很遗憾。

喧嚣也好,冷清也好,作为一名只为享受漫步的游客,我关心的或许只是地面与鞋底的触感罢。